《孤芳自赏》遭水军讨薪,网络水军违法吗?能治理吗?

朱巍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据媒体报道,《孤芳不自赏》官方微博近来遭遇水军集体公开刷屏“讨薪”,刷屏内容整齐划一,声称该剧在“豆瓣买水军刷好评,做完赖账不付账”。这不是一起简单的讨薪事件,水军与雇主之间“煮豆燃豆萁”的互撕,把网络传播中的“黑稿”与“刷信”等黑幕第一次曝光于众。

商家在互联网上的营销主要依靠网民“口碑”,先前用户的口碑直接影响到网民的购买欲。网民口碑是互联网商业信用的基石,也是消费者知情权的基础,更直接决定了商家的市场占有率。

既然口碑如此重要,商家在营销中所能做的无非就是两点:一是通过增加口碑信誉,直接增加市场份额;二是减少对手口碑信用,间接增加自身市场占有率。按常理,信用增加的基础应该是“实打实”质量与品质的真功夫。但在实践中,“真功夫”存在成本太高、见效太慢、竞争对手不按“套路出牌”等情况,特别是一些“短平快”的电影、热播剧、购物等行业,市场窗口期太快,个别商家就开始打起了歪主意。

水军的刷信是增加口碑的捷径,付给水军的钱,走的都是广告营销的账。说得极端一点,目前几乎所有“短平快”产业都不同程度地被水军“攻陷”。以电影为例,在豆瓣网站上,某些电影还没有公映,大量整齐划一的水军口碑就纷纷出现,剪辑不好的说成是意识流,编剧不好的说成艺术体,演技不好的说成奥斯卡。一旦水军够大,舆论的漩涡形成,按照“沉默的螺旋”规则,没有人再愿意出来提出反面意见,于是,众口一词,大局已定,影片回报颇丰,水军居功第一。

黑稿是减少对手口碑的大杀器,特别是自媒体时代,个别自媒体打着PGC的头衔,肆意攻击雇主的竞争对手,指鹿为马,信口雌黄。目前的自媒体黑稿市场已经形成固定产业,所谓“公关稿”的需求方与提供方平台都有专业对接渠道。雇主隐名幕后,黑稿打着维护消费者权益、舆论监督等旗帜也是畅通无阻。

水军的刷信和黑稿相互补充,一套组合拳下来,基本“物超所值”。同时,水军产业也引发了网络平台的乱象,花钱发帖、花钱删帖已经成了个别平台的副业。这些乱象最大的受害者,还是全社会的消费者和守法经营的好商家。

其实,不论是我国《侵权责任法》及其司法解释,还是国家网信办和工信部等部门出台的相关法律文件,都反复强调了水军的危害性和违法性。然而,水军依然泛滥,究其原因还在于法治精神没有落实到位。出了问题,受害人也想到的是“以暴制暴”,不是组织自己的水军反击,就是花钱托关系违规办事。这种畸形的互联网传播现象竟然成为主流,水军都能集体讨薪。该事件所曝光出来的黑色链条必须引起网络平台和有关部门的重视,尽早根除水军乱象,才能将互联网传播与市场竞争早日引入正轨。

水军的起源我很清楚。最初玩论坛的时候,经常会有辩论。一开始大家都熬脑子,靠实力PK。然而往往难以取得压倒性的效果,于是发展成打群架。呼朋唤友来挺自己,靠人海取胜。

于此中间,很多小人就尝到了勾结的甜头了。你只要人够多,你就一定能赢。于是自然而然就出现一些类帮派性质的团体。那时候最看不惯的就是一些文痞,明明特么没水准可是靠相互吹嘘竟然也到处充当老师了。于是网络舆论的氛围也就开始坏了。真正有见识有文才的人被边缘化。

吊诡的是,这一现象居然向现实渗透。于是某某馅饼女诗人非被称为天才。导致整个舆情臭不可闻。

水军正是从此中暗暗滋生。一部份人发现竟然可以靠灌水舆情的方式左右风向,从而变现为金钱。于是最初的团伙打群架转入职业化,并有了水军的正规称呼。

由于拉帮结派互相吹捧之风一派盛行,所以竟没有一个人觉得水军应该是股恶势力。他就这样成长为了一种自然生态。现在,你再问他违不违法,该不该管,恐怕是要让那些大诗人们很错愕的。

同时,敌特却格外重视网络舆情。他们甚至通过各种资金支持方式,鼓励一部份人,甚至文化精英,通过网络渠道散步一种有利于他们的价值观。

由此看来,关于水军,其实应该放到更大的背景下去看;而关于该不该管,也应该放到更宏观的层面去看。不是简单的管不管的问题,而是要破,又要立。涉及打破和重建,革旧和更新。

始终觉得某种程度上一个人的薪酬应该根据其所成就而得来,一部电视剧能带来多大的效益不应该是通过花钱来获得,应该进行严格的整治,

不靠良心的事不要做!这些参与也是贪财做的坏良心的评论!狗咬狗两嘴毛!查,都要严打!以后给大众一个公平!本来是好的平台,被这些没良知的人给破坏了!不参与也不会成气候!参与了就是坏事做尽了!还给大众一个干净的平台!

网络水军是不是违法,要结合具体情况来判定。

首先我们要明确的是,网络水军原本虽然是指那些受人雇佣在网上发表支持或者反对言论的人,但是由于网络营销产业的发展,现在水军已经分化成了机器人水军和真人水军两部分,机器人水军经常顶着各种头像出没在各大互联网社区的评论区,由于价格便宜量又足,深受某些无良商家喜爱;而真人水军,其实就是“营销号”,随着近几年移动互联网和自媒体的快速发展,专业进行商业营销的自媒体也迎来了自己的春天,但是使用营销号费用高昂,一般是有实力注重口碑的大企业才会选择,而从《孤芳不自赏》这次在微博被短时间大量水军刷屏,可以推断99%是雇佣的网络刷量公司用机器人水军进行了刷口碑的操作,而由于没有及时结清款项,现在遭到了网络刷量公司的报复,用一句老百姓的俗话说,这就叫狗咬狗,一嘴毛。

水军对商品的刷好评,实质上是一种广告宣传行为,核心在于靠口碑爆炸引爆市场关注获取商业利益,而企业的广告营销,需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的规定,其中总则第四条明确规定了

广告不得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不得欺骗、误导消费者。
广告主应当对广告内容的真实性负责。

而雇佣刷量公司,通过机器人来刷好评,就属于用虚假的内容欺骗消费者,其虚假的核心在于发布内容的主体账号冒充真实用户广告内容的发布者和内容是一个整体,这就像当我们说:“我朋友说的XXXXX”,这位朋友就要有名有姓,不能是一块石头,刷量者只有在评论时标明

“我是机器人编号9527,下列内容由程序编排统一发送”才算尽到了如实告知的义务。

利用机器人来进行数据造假,本身就是一种非法产业,会严重扰乱市场的正常秩序,需要时刻保持高压态势,严厉打击,不管是雇佣方还是服务方,都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而雇佣真人水军就要复杂的多,因为雇人给自己发广告是合法的,在这一点上,不能说因为牵扯到金钱,就认定内容本身有问题,特别是对于影视作品,本身就不像一般商品有严格的质量标准,众口不一,实属正常。

本人对于现在影视作品的营销也略有了解,一般出品方会交给专业的广告公司负责,安排试映后由观看者自己撰写影评或者发布广告公司统一制作的“通稿”(这个通稿由广告公司制作,但是分发到每个营销号手上内容是不一样的),应该说,由观看者自己撰写内容发布的,属于正常的商业广告活动,但是借营销号发布通稿,隐瞒重要信息,同样可能涉嫌发布虚假广告,

最后还要特别强调一点,如果是雇佣营销号发布故意贬低其他人产品的内容,则属于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行为,不过夸夸自己的话,别吹到天上去就没有太大的问题,这里的吹到天上,是以共识为基础的,同样是一个较为客观的标准而不是主观标准。

违法这个以现在的法律来说,不能完全全是违法,但肯定是让人很反感,治理还得让国家完善这方面的法律制度。

水军也是雇佣工,为何不能讨薪


水军只要不成为打手,不成为社会舆论的捣乱者,仅仅是通过广告的手段表达诉求,水军是可以依法存在的;但其根本是绝对不能有违良心,成为网络打手。电视、网络可以做广告,网络也可以做广告,在这个问题上,水军是合法的,只是在现有法律框架下,没有一个有效管理水军的法律法规,这才是当下最应该做的。

但是,不管是谁,能够上网充当水军的大多都是有个人行为能力的人,也完全可以承担自己的法律责任,这些人更应该有良心来监督自己的行为。所以说,水军不违法,但不能因为不违法就能够恣意所为,制造谣言祸害社会。当前的水军所作所为,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网络的一大公害,也是一些不正常的网络热炒事件背后的推手,这种现象应该说并不是需要完全禁止,而是应该制定法律法规,来规范其行为。

网络里有财产万千,有人命关天。这个平台用好,可以为民谋福祉,一旦用不好,造成的危害是巨大的。“网络水军”践踏道德底线,甚至走上违法违规的道路,令网民深恶痛绝,所以,只有彻底打击掉非法“网络水军”团伙,才能维护正常的网络传播环境。

同时,净化网络环境,既需要集中整治,也需要政府部门制定长效机制,建立互联网监管体系,督促网络媒体加强自律,把好“第一道防线”,让网络公关公司没有空子可钻,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环境。

我觉得办个这样的影评或购物网站应该能受欢迎,可惜我自己没那个技术。所有用户都分三种,一种是现在这样的非实名,一种是只是提供了实名资料但是未经验证不可靠的,一种是提供了手机号身份证号、住址等或经过人工实名认证的。以后不管是影评、灌水帖、还是购物评价等均可以有个明显符号区分发表者属于哪类用户,好评差评率统计三种用户既有合在一起统计的数据,又有分开统计的数据。当然即使是实名用户,在其发表意见时也可以主动选择非实名发表,类似现在的隐身发表。非实名就不能选实名发表了。这样网名一看分类哪类用户发表的心里自然有个考量。当然最好是以后国家规定实名发表的犯法言论和恶意欺骗的需要负法律责任的,因为实名的也好找到责任人。想言论自由,过过嘴瘾,说点不负责任的话就别实名发表就可以。

水军以刷屏的方式对一个正常的微博或者公众号进行无端的指责和攻击。本身就是一种造谣行为如果由于他们的行为对微博、公众号造成损失,可以向公安机关报告。这和在微信上传谣的是一个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