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午小姐的邀约

胡同里没有一点光线,黑漆漆的吓人。只有远处有盏孤零零的黄色灯笼,独自是哪里照耀着,街角一旮旯。

一个卖馄饨的老挝,一个人轻快的忙乎着。打更的县衙衙役们,会准时来喝碗馄饨。还有哪些在花街寻花问柳的公子哥,也会趁天黑玩儿一夜肚子饿吃馄饨。三更前,老挝是会收拾摊子回去的,她一把年纪也包不了太多馄饨。打发完几个熟客,老挝正想收拾摊子呢。

来个少年小哥和一个花衣服的大姑娘。这情景可是老挝卖馄饨这许多年也没见识过的事情。老太婆一副不敢多看几眼的样子,赶紧麻利的把收拾好的馄饨皮子,取出来,麻利的包起混沌来。伺候好客人是老太婆一直信守的规矩。

一身男人衣服的午小姐,有点不耐烦的说

“我在胡同口这里喝着馄饨。红娘,你借个老妈妈的火,点亮提灯,去找那个人,问他事情办的如何?如果,他还没就寝,你就直接把他给我带来,我自己去问他”

那个花衣服的大姑娘,抬眼看看做馄饨的老太婆,清脆的嗓音说

“大娘亲,我借个火。”

老挝都不敢直视那花衣服的姑娘,就自管主动说

“炉火旺着呢!姑娘您尽管用,别烧的您手指头就好。”

一身花衣服的红娘,莞尔一笑,用脚尖一踢,原本丢在地上的一根细柴火棍子,居然迎风飞起来,红娘手到擒来,拿起那个柴火棍子,走到一旁的炉子前引火,点起她另一只手上的铁灯笼。

外行看似没什么蹊跷,只是稀松平常无奇的自然事情。胡同里,有个要饭的乞丐睁着困意浓烈的双眼,看清一切事情内里。

乞丐前些年要饭,待过习武的法场。见识过武艺高强之人的,一指禅功夫。如今,今夜贪嘴想看看老挝的馄饨,有么有剩下的,自己去讨要来解馋。

却没成想第一次亲眼所见,一脚轻功如此厉害的女子。乞丐不觉心里感叹,这姐妹俩一定不是凡人家的姑娘。

红娘仔细伺候着,点亮那盏铁罩子的灯笼。就独自一人拎着灯笼走进胡同来,红娘目光不斜视,没去多余看乞丐。径直走去胡同里那家驿馆。她身形直挺,大辫子黝黑发亮,一直下垂到腰眼。

走到驿馆大门外,就扣响门环。“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驿馆里,有个男人吆喝一声,叫着说

“客房已满,暂不接客,客官请回吧。”门没有打开。

红娘接着,扣响门环。“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她也不言语,只是独自在那,一个劲的敲门。

“只拉,只拉。”很刺耳的开门声传梭出来,“哗啦啦。”一串门环的响动声,店老板娘,头探出来,贼像十足的看看外面。

红娘一身花衣服,光滑水流的模样,站在那里。把个老板娘惊吓一跳。经验不足的老板娘,语无伦次的说

“姑娘,姑娘,你是何须人也。您这是要要干嘛,住店恐怕,恐怕是不行,我家都没上等客房了。”

红娘还是很淡薄的浅笑一下,主动说

“店家老妈妈,我不是住店的旅客。我是奉命来寻你家主客,一个叫乎烈沁的蒙古小王爷的。我家主,有话要我传递,都是为奴的人,还希望店家妈妈,给我行个方便。”

红娘把这个尊尚的高大名字一出口,“乎烈沁蒙古王爷”驿馆老板娘直接懵头不知道是谁。老板娘寻思半天,还是摸不过来到底是那个人,她虽然不识字不通学问。

但是,成天做饭伺候客人,店里都有什么旅客,老板娘心里最是明白。何曾有过什么高贵的蒙古小王爷啊!至于,乎烈沁这个名字,老板娘半天不知道是什么。

聪慧的红娘,看出老板娘一副莫名其妙的意思。就更加主动说

“就是在,上次马球赛上,赢了我家主的那个蒙古小王爷,还有其他的爷们,他们就留宿在您家。您不会,不会打发他们早走了?”

老板娘历时明白过来,脸上堆起笑容,主动说

“那里啊。我怎么会打发他们走,这样还没留住客官呢。在的,他们都在的。只是,不过,不过小姐要寻的,蒙古小王爷到底是哪位,奴家不知。

所以,所以我无法替小姐去传唤他们呀?”

红娘点点头,放心下来,笑一笑主动伸手从自己,腰腋窝里,取出一点碎银子。递给老板娘,就主动走进当院里。看看周围环境,也很是利索干净的样子,就主动说

“店家妈妈,麻烦你行个方便吧,告诉我小奴家,那个打马球的小爷住在那间客房里,睡下没有。如果,睡下了。麻烦您叫起来他,是我红娘到了,就说:我家主有请”

老板娘细致的想想,她断定就是欢哥,心里无限好笑起来,但,脸上没露出来什么意思,转身就走去厢房门外,敲一敲门,大声叫着说

“大卫公子,欢哥的在里面吗?有人,有个贵客来找欢哥。大卫公子,您别睡,醒醒来。”说着话,老板娘一直在那里,很用力的敲门。

很快的,屋里灯亮起来。欢哥被大卫康,摇醒。独自稀里糊涂,披挂着一件,晨服,就走出来。还像个孩子似的欢哥,看见房门外站的是老板娘,就不情愿的说

“店家妈妈,我要睡觉,你这人好多事,半夜三更,欺负我是下人,叫我干嘛。”

老板娘翻个白眼,不高兴的说

“半夜三更寻你的,是个,小姐家主,那里是我啊!我寻你做岑。看你样子,保管是个,不遇上事不懂的傻蛋。”

欢哥一听店家老板娘,如此说词。心里一阵狂喜,紧张起来。他定定神,说

“店家妈妈,我去尿一泡,你,你让小姐等我一会子。我,我就来。”话音落地。

欢哥着急的跑去后面茅厕。很快的,他又紧张兮兮的跑回来。一头扎进卧房里,翻开自己的包裹,寻那个当王爷时穿的衣服。大卫康被他这一折腾,也闹醒来。

大卫康看看欢哥半夜在那里,穿衣挂香袋,里外这通忙乎,好似一辈子都没有这样自信,又仔细打扮他自己的忙乎。奇怪起来。大卫康先是啥也没问。独自故意睡着。

欢哥收拾利索,看看自己的样子感觉满意后,大迈步走出去。老板娘早没耐心的等候多时,可是,欢哥走出来,把老板娘也好个意外不小。老板娘想这阵子古怪事真多。

她俩人,一前一后,前脚跟后脚,走去前面当院里。红娘着急等待多时,见到欢哥先行个屈膝礼。

欢哥高兴的小声说

“是,是您家主寻我,那是午,午小……。”

欢哥嘴里才要说出来午小姐的名号,红娘聪慧的,用手一抬,示意欢哥闭嘴。然后,红娘低头整理好灯笼,矫捷的身影一转过去。手拎起灯笼,头里带路欢哥不语,默默跟着。一路走到胡同口,馄饨摊子上。午小姐早已经点要了三碗馄饨。等待多时的午小姐才要没耐心的骂几句话。

却一眼看到欢哥腼腆的走来,一对情侣多时没见面,泼皮午小姐也突然脸红心跳的,转头微微偷笑起来。馄饨摊子上,老挝眼见如此感染人的情景,眯缝起老褶子皮的眼睛。露出没有门牙的大嘴,在那“哈哈,哈哈,”笑起来。

此时已经是三更一过,三个年轻男女才坐好,筷子还没拿起来,大卫康就鬼使神差的冒出来。搞的,午小姐也不好意思起来。泼皮午小姐看大卫康到来,就又扔出一点银子,再要一碗馄饨,老挝随手又切些咸菜丝,还拿出来一个半壶老烧酒。四个男女欢心的围坐在馄饨摊子上,又是吃喝起来。

午小姐的心病红娘最明白,红娘仔细看看欢哥,心下默默想着,午小姐这真是有点急着嫁出去!怕是真不想当老姑娘呀。红娘打心底里,真是没看出欢哥那里是个好儿郎。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