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5章:过滤

“我知道你有疑惑,所以我现在就是来解答你的。想问什么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谢彬浩的神情轻松淡然。

李黛梦左右看了眼,确定没人能听到她这边的动静后才开口,“你和小璇什么关系?”

“嗯……这就说来话长了。”

“我有的是时间。”

“好,那我就从头说。一个多月前,我被仇人追杀,是王清璇救了我。她的车正好停在那,我躲进了车里。她看到我了,却没吭声。”

“然后呢?录音笔她怎么会交给你?”

李黛梦皱紧眉头问,双眼里对谢彬浩的警惕还没消失。

谢彬浩笑笑,“那之后,我欠她一个恩情。虽然,她并没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只是闭上了嘴巴,但对我来说却是确确实实救了我一命。仇人离开后,我告诉她我欠她一个人情。又给了她一张名片。让她以后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我帮忙。一个星期前,她交给我一支录音笔。

里面的内容就不用我说了吧。”

“至于你问的为什么交给我,我觉得应该是她觉得交给我,比交给你这么亲近的人安全。毕竟,她惹到的人身份不一般,很容易知道录音笔的存在并销毁。”

李黛梦微垂着头,心里认真的思考着谢彬浩的话。数秒后她接受并相信了这个解释。

“还有要问的吗?”

谢彬浩勾唇,“没了的话可以点咖啡了吧?”

“还有一个问题。”

李黛梦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盯着谢彬浩。

“什么?”

“你,”她咬牙,觉得这么问有些过份,但最终她还是问出口了,“愿不愿意帮小璇报仇。”

闻声,谢彬浩的眉毛挑了挑,唇边的弧度加大两分,眼神仿佛在说,“你在开玩笑?”

李黛梦感到脸上一阵火烧感,她抿紧嘴唇,斟酌一番言语后才再次说道,“是你说的,小璇救了你。你欠她一个恩情。”

“李小姐,我想你搞错了。恩情我已经还过了。”

“你还的未免也太轻了,只是送了个录音笔。小璇可是救了你的命啊。”

李黛梦一口气说道,“我其实不需要你做什么,只是需要有个像你这样精明的男人帮忙出出主意。只有我自己,几乎很难对抗程家和安言希。”

“我精明?”谢彬浩眯起眼睛,问。

李黛梦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我感觉的出来你能力和身份都不一般,不然也不会在明知道小璇惹的是谁后还把录音笔给我。”

“呵呵呵……”谢彬浩爽朗的笑了,“你算的上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找靠山。”

“所以,我恳求你,帮帮我。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太过份。”

李黛梦语气诚恳,看向谢彬浩的眼神也比刚才友善了很多。

“李小姐,我是个生意人,从来不会做亏本的买卖。我帮你,我有什么好处?”

谢彬浩饶有兴致的看着李黛梦。

李黛梦被问的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气氛,沉闷下来。

过了不知道多久,李黛梦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我可以帮你做任何事情,只要不是犯法杀人。相信我,你早晚会有用得到我的地方。”

“呵呵呵……”谢彬浩眼里流露出一抹欣赏之色,“好,我相信你。”

说完,谢彬浩起身,骨节分明的长指理了理西装外套,“咖啡今天是没时间喝了,就留在下次吧。”

“下次,我一定请您。”

李黛梦把“你”自然而然的改成了“您”。她这么做就是想让谢彬浩见到她的态度。

果然,听到李黛梦这样称呼自己后谢彬浩脸上的笑容加重。

“我保证,下次会很快到来,在这之前,你要想清楚怎么做才能给你朋友报仇。”

望着谢彬浩离开的背影,李黛梦陷入沉思。

程家家大业大,安言希那个女人更是狡猾如狐,恶毒如虎。她必须有一个万全的计划才能成功报仇,并确定不会把自己搭进去。

现在唯一让李黛梦庆幸的是她有了个“半个”帮手。从见到谢彬浩的第一眼起,李黛梦见就看的出来他绝对是个很厉害的人。

-

窗外,天色渐渐暗下来。

一切都在表面上平静的进行着。

一天后。

安言希因为“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警方似乎是不想让众人太过关注这起复杂的案件。所以,这个消息警方并没有透漏出去。虽然,不断有媒体要求采访。

安言希是悄无声息回到程家别墅的。

程厉庭和林妈早早的得到消息等在客厅。

两人相见的那一刻,一个矫情的字都没说。只一个眼神,便都看出彼此对彼此的思念。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就说,老天是开眼的,不会让安小姐一直待在那。”

林妈红着眼睛,带着欣慰的笑容说道。

“林妈,让你担心坏了吧。”

“我倒是没事,程总才是真担心坏了呢。这两天为了安小姐你的清白没少辛苦。”林妈看了眼程厉庭,又看了眼安言希,笑容更浓,“好了,我去忙。”

林妈走后,两人毫无顾忌的抱在一起。

“已经确定了,是谢彬浩。”

程厉庭在安言希耳边轻声说道。

闻声,安言希一点也不意外,王清璇的事情一出安言希就怀疑到了谢彬浩身上。

除了他,没有人会这么残忍。

“言希,这段时间你先出国避避。”

程厉庭又道,语气里有些犹豫。

安言希在他怀里抬头看他,又好气又好笑,“你知道的,我从来不会逃避。”

“你出来的消息瞒不了多久,现在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你。”

“我什么时候怕过?就算全世界都在盯着我也没关系,我行得正坐得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安言希玩笑似的语气说道,双眼亮晶晶的,仿佛她现在说的不过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程厉庭扯出一抹微笑,“当我没说。”

“厉庭,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担心我会因为那些人的言论受到伤害,所以想让我离开,然后你自己独自解决这些事情。”安言希直直的盯着程厉庭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可是你别忘了,这说到底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你和程氏都是被我连累了。”

“所以,该独自解决这些事情的人是我。”

“别说了。”

程厉庭蹙眉,听到这他已经能猜到安言希下面要说什么了。

“别再插手了好不好?让我自己解决,相信我,我可以。”

果然。

程厉庭双眼微眯,抱着安言希的手用力很多,恨不得把她揉进身体里,“不可能。”

“厉庭,现在王清璇的死警方都已经确定了,和我没关系。剩下的只有网上那些人的言论了。只要你不再插手,网友们就不会再抵制程氏旗下的所有产品。程氏的亏损也能停止了。”

安言希眼里流露出一抹浓浓的悲伤,“那些对你有意见的董事们也没话柄了。”

“你真的以为这只是你惹出的?”程厉庭嘴角一抹讥讽,“谢彬浩想要的早就不单单是你了。还有程氏。”

“可如果我不再连累你,以你的能力就是十个谢彬浩也不会是你的对手。”

安言希抿紧红唇,面容充满内疚和自责。和程厉庭认识以来,她都记不清自己带给程厉庭多少麻烦了。

“言希,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乖乖让我保护你。其他的,不要想。”

从王清璇的事件发生后,程家别墅便增加了数十位保安。

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看好别墅内所有出口,不让任何可疑的人进来。

他们接收到的是这样的指令……

所以,当他们送快递员手上接过一个纸箱“快递”并且送到安言希面前的时候,并没有起过检查的想法。

一个快递而已,这个年代谁不网购收快递。

多正常的事情。

安言希看着快递单上的“收件人,安言希”这几个字时不禁疑惑的皱起眉头。这几天她记得自己好像没在网上买过东西。

刀子顺畅的划破胶带,纸箱被打开。里面的东西暴露在温暖的阳光下。

安言希看清楚里面的东西后,整个人如同掉入冰窖,身上的温度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刺骨的寒意。

纸箱里静静的躺着三样东西。

一套寿衣。

一张写满恶毒诅咒的她的照片。

还有一摞纸钱。

它们就那样静静的躺在那,没有一点声息,带给安言希的冲击却无比的大。

照片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恶毒字眼安言希只看一眼便受不了。

她想象不到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写出这些话。

空气静止数秒后。

安言希重新把纸箱封好,抱起来,上楼,推进床底最深处。

这一系列动作她都如同机械人一般,没有感情,也没有表情。

到此刻,她意识到这次的事情远比自己想的严重。

她激起了民愤。

不管是那个中年出租车大叔,或是那些形形色色的陌生人。他们现在都知道一个叫做“安言希”的女人杀人,打人,藐视法律……

想要尽快结束这件事安言希只有一个办法。

找到真正的凶手,还自己清白。

安言希仔细的,认真的把所有事情全部在脑中过滤了一遍。

程氏设计部职员王清璇惨死。

自称是王清璇好友的李黛梦爆料王清璇暗恋程厉庭多年,并爆料王清璇曾和她发生争执,然后被她被打。

王清璇父母紧接着大闹程家别墅,被现场观看民众网络直播。

李黛梦赶来带走王父母。

一天后,王父王振林在李黛梦的据说里被三个男人殴打……只有她有作案动机和作案能力。

王振林因为没钱住院被迫终止治疗。记者们闻讯赶去,秦秀莲一通卖惨。把她彻底塑造成一个“恶人”形象。

再接着,李黛梦第二次爆料一段把她推向风暴中心的录音。

她被警方带走调查,审问,好不容易证明清白。结果又迎来快递事件……

对她不利的事情接二连三的袭来,让她没有一点喘息的机会。

捋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安言希惊觉事情的走向完全是有“李黛梦”牵引着。

说王清璇和她有关过节的是她,联系记者采访王父母的也是她,爆料录音笔的还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