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周瑾 一

“你带我去哪?”白落筝用力的甩开华芊芊紧握在自己手腕上的手,声音微冷。

“医务室啊,你手腕流了好多血不包扎怎么行?”华芊芊一脸担忧的望着白落筝,“落落别任性好不好,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啊!”

“你也知道我任性呀!”白落筝笑了笑,可那笑容里仿佛有千百只刀剑,直冲华芊芊,“知道我任性就别管我了,我不值得你这样。”

白落筝仰头遮面,眼睛里有温热的液体缓缓流下。白落筝尽量压低声音,以免让华芊芊听出来她哭了,“别管我了,我一会就好了,真的。”

华芊芊听了这话也不在劝白落筝,毕竟物极必反,“那好吧,还有五分钟上课哦,你休息安全。”华芊芊嘱咐。

白落筝点点头,以示自己知道了。

自那之后的一个月里,白落筝一直以为是自己错了,直到有一天……

“我跟你讲,之前那个贫困生……”华芊芊拉着白落筝,小心翼翼的避开她的伤口。

“贫困生怎么了?”白落筝问,这贫困生跟自己关系也不大啊。

“就是这个我家那个名额,昨天我才知道是因为我妈给了班主任钱的,班主任才给我办的。”

“轰隆”一声,白落筝似乎明白了什么。

回到家白落筝询问自己的父母。果不其然,就是她想的那样:班主任嫌弃她家没给她送礼,才引出了课上殴打白落筝一事。

白落筝冷笑,你就为了个这个打我也是个人才,呵~

故事讲到这里也是接近尾声,舒凡雅听的入神,连旁边白落筝抽泣起来都浑然不知。

“那……”舒凡雅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你的手腕后来……怎么样了?”

“当时任性,什么都不在乎,随便找了个绷带绑了一下。”白落筝毫不在意自己手腕,反正不是第一次,慌什么。

“不……不是……第一次?”舒凡雅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白落筝。

“没什么。走吧,该回去了。”白落筝淡淡的说。

突然,白落筝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一阵悦耳的铃声:“看千灯飘向那无尽的夜空,看花瓣飞舞迎接灵幻的风,流火却绕过我们的指尖,仍是初次相邀真挚的容颜……”

白落筝听着无限王者团的歌声如痴如醉,竟忘了接电话,还是在旁边的舒凡雅提醒她要接电话的。

“哦,好,嗯知道了,马上去。”白落筝应和着给她打电话来的人,挂断电话,“凡雅你先回去吧,我有点事。”说完白落筝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舒凡雅则是一脸懵,我们都是刚来的吧。为什么白落筝事情这么多呢?是我在学校的方式不对吗?

操场树下的凉椅上坐着一个男子,看样子也是新一届学子,他不停的看着手表,似乎有什么急事。

“不……不好意思,久等了。”白落筝一路小跑,气喘吁吁的对着男子道歉。。

“无碍,你就是白落筝?”男子上下大量白落筝,一袭白裙纯净如雪,明媚的眸子如点点星辰,似乎有无限的魅力吸引着人去探索她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