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回首的往事

性格使然,白落筝性格上有些孤僻,但她自己并不知道。

白落筝抬头看向天空,这时候他应该快醒了吧……真好呢,可惜自己见不到了……

“凡雅,能陪我走走吗?”白落筝淡淡的声音竟让舒凡雅有一丝莫名的担忧。

“可以啊!”舒凡雅给了白落筝一个安心的眼神。

于是两人走到了学校一个无人的角落,一路无语。

“凡雅,我心里难受……”话还没说完,白落筝就抽噎了起来。这是白落筝第一次在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面前哭。

舒凡雅拍了拍白落筝的背,“没事,心里难受说出来就好了,我在。”

白落筝开始讲她的故事……

东林中学初二的一个班级里有一个样貌平凡的女孩,她有些自闭,还有轻微的抑郁症,这本不是她所有的,而是被一个老师逼出来的。

某天语文课。

“谁来上黑板上写一下第一题?不许带卷子!”语文老师兼班主任的中年妇女站在讲台上。

班里的人没有一个不怕她的,以至于没人敢举手,就连她的课代表、好学生都不敢。为什么说怕她呢,是因为她打人……

见没有人回答,这位中年妇女直接点名,“白落筝,你上来写。”

这话说完,白落筝匆匆看了一眼卷子,颤抖着走上了讲台,在黑板上写字的手也是微微颤抖的,慌乱之下以至于写错了三个字,也正是由这三个字诱发了她的抑郁症。

“你看看你,这么简单的诗还错字,你是第一天学吗?”这句话说完便在白落筝胳膊上掐了一下,“白落筝同桌看一下李佳怡的卷子,看李佳怡错了几个。”

“老师,李佳怡没有错。”白落筝同桌回答。

“李佳怡都没有错你可不是比李佳怡学习好一点半点的,她都没有错你就错了?”说着就给了白落筝一脚,“头发这么长了也不剪”说着又是一脚。

一直把白落筝从讲台踹到教室最后面,又在白落筝胳膊、脸上掐了几下,杵了白落筝几拳才让白落筝回到座位。

回到座位,白落筝听到同桌问李佳怡,“你错没错啊……”这时白落筝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都是我的错……为什么你就看不到她们互相包庇呢……白落筝好恨,她恨这个老师,她恨自己曾经的决定……

下课了,华芊芊和几个关系差不多的同学过来安慰白落筝,纷纷劝她别放在心上,她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白落筝笑了,笑的跟凄惨。

晚自习。

在同学看不到的角落里,白落筝手里握着一个玻璃碎片……晚一下课,白落筝趴在桌子上,手腕上掩盖着一层卫生纸……

华芊芊撩开卫生纸一看,白落筝手腕上都是血……许是感觉到了自己手腕凉凉的,白落筝睁开亮晶晶的眸子,注视着撩开卫生纸的华芊芊。

“你干什么。”白落筝冷冷的问。。

“你为什么割腕,”华芊芊有些生气,“跟我去医务室!”华芊芊拉着白落筝没有受伤的那只手腕急匆匆的去了医务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