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栀月

本身就有体寒,再加上初中的事,白落筝的身体必须好好养着,这样的运动已经是她的极限了。(体寒,偏阴性体质,是指具有抑制、偏寒、多静等特点的体质类型,体质特征为:体型适中或偏胖,但较弱,容易疲劳;面色偏白而欠华;食量较小,消化吸收功能一般;平时畏寒喜热遏,或体温偏低;唇舌偏白偏淡,脉多迟缓,性格内向,喜静少动,或胆小易惊;精力偏弱,动作迟缓,反应较慢,**偏弱)

“周瑾你也太不地道了,让我这么身娇体弱的人儿跑这儿来。”白落筝嗔怪周瑾。

“好好好,我的错,”周瑾认错,“那……在下要怎么向您赔罪呢?”

“两杯奶茶!”白落筝伸出两根手指头,在周瑾面前比划。

“没问题!”周瑾很爽快的答应了。

小吃街。

“喏,两杯奶茶。”周瑾递给白落筝两杯百香果的珍珠奶茶。

“唔……珍珠……”白落筝皱起好看眉头嘟囔着,“我不喜欢珍珠的……”但是白落筝也不想让周瑾难堪,毕竟也是自己朋友啊。这时她们碰到了一个女生,样貌出众,举止优雅,一颦一笑皆有风情。

“月月!”周瑾在和女子打招呼,白落筝这时心里涌上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但是她不确定究竟是不是她所认识的“月月”。

女生显然是听到了周瑾的声音,赶忙走过来。

“这是,”周瑾替做介绍,转身又对着介绍白落筝,“月月这个是白落筝。”

“朝月宝贝?”白落筝试探的问了一句,令她意外的是居然回答了她。

“落宝贝,是我哦,真名,多多指教。”回答。

“我跟你说……”白落筝把拉到一边,剩下周瑾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不到五分钟,气冲冲的回来,质问周瑾,而白落筝只是坐在一旁捂着嘴笑。

“你怎么能让落落那么着急你去见你呢?你不知道她身体不太好嘛?”忧心忡忡同时还有点生气。

“我……我只是……咳,我忘了。”周瑾看了一眼坐在旁边偷笑的白落筝,无奈。

“好了好了,没有下次了。”周瑾认错,“我已经给她赔罪啦!”

“两杯百香果珍珠奶茶。”白落筝冷不丁的回答,她知道这句话会引发什么但是她任性啊哈哈哈。

白落筝这话一出又怒了,“落落不吃珍珠!”

“难怪没见她喝。”周瑾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咳咳,”戏看够了当事人也该出来了,“comeon米线店!”

过桥米线店。

“来来来,吃了这碗米线,我们就是一辈子好朋友!”白落筝在餐桌上吆喝着。

说罢白落筝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瓶酒,这一拿就吓到了二人。

“落落你要喝酒吗?”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白落筝,似乎白落筝如果喝了就立刻抢过来似的。。

“咳,今天晚上可以不回学校,你们懂得吧。”白落筝笑嘻嘻的说,“今晚去你家睡啊。栀月宝贝~”